第八百七十七章 集邮之风

    “你的胳膊在哪一年受的伤。”

    九华山行宫之中。李世民接过众皇子公主的信件,却将注意力集中在一个独臂的驿卒身上。

    驿卒激动道:“回陛下,小人是贞观四年受伤,当年小人随着大军北征,遭遇突厥骑兵而受的伤。”

    “你也算是有功之臣了!”李世民感慨道。大唐击败东突厥那可以一场艰苦的战争,大唐虽然战胜,依旧损失不小。

    “全赖朝廷的恩赐,小人才得以谋得驿卒之位,得以谋生。”驿卒因战事而受伤,本已经不能干劳力,但是仅仅用独臂去送信,却是他可以轻松完成的工作,而且待遇不错,然而他却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给皇帝送信。

    李世民点了点头,仔细的询问了一番驿卒驿站通信的一些细节,良久之后,这才挥手重赏驿卒让其离去。

    “驿站通信,朕的太子一出手果然不凡?”李世民感慨道。

    一旁的长孙皇后,不由闪过一丝隐忧道:“乾儿,任性独行,驿站乃是国之重器,虽然平日作用不显,但是关键事情却有大用,又岂能轻易改动。”

    长孙皇后明着斥责李承乾,实际上这是在探李世民的口风,毕竟李承乾这一次的驿站改革可是举国瞩目,她又岂能没有得到风声。

    李世民冷哼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现在阻止驿站,朕又如何向举国交代。”

    现在全国都已经享受到快捷通信的便利,如果李世民再贸然否定,恐怕天下人定然不愿。

    “乾儿急功近利,只是想要做出一番政绩,还望陛下海涵。”长孙皇后请求道。

    李世民不由沉默,不得不说李承乾的确让他颇为意外,他不动声色,坐视李承乾改革驿站,就是测试一下李承乾,原本他已经做好了给他收场的准备,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意外的结局,驿站改革竟然一片好评。

    忽然,李世民眼神一凝,盯着朝廷驿卒送来的信封上的小小的邮票,只见那个邮票之上赫然是诸子百家之中的墨家墨子。

    “你以为这真的是乾儿一人所为?你的好女婿也脱不了干系!”李世民冷哼道。

    对于李承乾的驿站改革,他原先一直感觉有种熟悉的感觉,到了现在看到墨子邮票才恍然,这可不是浓浓的墨家子的风格。

    当初他离开长安城的时候,就已经警告过墨顿不要再搞什么动作,却没有想到这小子还是按耐不住寂寞,作为父亲,他自然不认为自己的儿子有什么错,这个锅只能由墨顿来背。

    长安城中的墨顿还不知道一个小小的邮票出卖了他,而他正在带领长安城掀起了一场集邮之风。

    “那个天杀的偷撕了我的邮票!”国子监中,一个律学监生,手中拿着一个没有邮票的信封,悲愤道。

    由于长安城的通信业务太过于火爆,而朝廷招收的驿卒有限,对于大型的机构往往采取集中投递,国子监生的信件就放在门房之中,是谁的信件自己去找就可以了。

    这就造成了不少人见猎心喜,看到了心仪的邮票,就忍不住开始下手,而普通人被偷撕邮票并不在意,只要信件到即可,而碰到邮票爱好者那几乎是一件不能容忍的事情。

    “不就是一张邮票么,这又有什么?”同伴根本不理解律学监生的心理。

    律学监生愤然道:“老子就缺一张老子了,这次可是专门吩咐家人回信的时候贴上这张,却不知道被哪个天杀的给偷了。”

    “不就是一文钱么?可是这些邮票已经用过了,根本没有什么价值了。”同伴摇头道。

    律学监生摇头道:“这你就不懂了,这可是大唐有史以来第一批邮票,其主题乃是诸子百家,绘画之人更是大唐技艺最为高明的墨家子,其中的价值你就可想而知。”

    “对!听说就连墨家子也是疯狂的集邮爱好者,尔等想想,能让墨家子看中的东西,又岂能没有价值。再说就算是现在不值钱,假以时日,定然可以甚至升值百倍。”另一个监生点头赞同道,虽然墨家子已经从国子监毕业,但是对于国子监来说,永远是一个说不完的传奇。

    “最可恨的我只差一个老子就可以集齐一套了,如今功亏一篑了。”律学监生痛心疾首道。

    “我还差孔子,和墨子。”

    “我还差庄子和韩非子、惠子。”

    ……………………

    不少监生纷纷惋惜道。

    “既然如此,你们为何不去驿站买一张呢?”同伴问道。

    律学监生恨声道:“那些驿卒可恶的很,根本不单卖一张,剩下哪张给你哪张,除非你花上百钱买上一版。”

    邮票卖出去多少,可是关系到驿站的收入,驿站自然想尽办法的让百姓多买邮票。一文钱买一张邮票自然无人在意,然而花费上百钱则让不少人犹豫不已,毕竟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呀!

    众人纷纷点头,集邮对他们来说是一种爱好,如果花费重金反而失去了那种乐趣。

    忽然叮铃铃一声熟悉的声响传来,律学监生不由惊喜道:“驿卒来了!”

    顿时一群监生围了上去,有的是想要看看有没有自己亲人朋友寄来的信,也有不少监生想要看看有没有自己心仪的邮票,至于是讨要还是趁机下手,那就看情况了。

    “哈哈,我终于有了孔子!”得到自己心仪的邮票的监生一脸狂喜道,喜滋滋的看着手中的信件,不由迎来众人羡慕的目光。

    “竟然又是鬼谷子!”也有不少监生意兴阑珊的看着自己的信件上的邮票。

    顿时有的监生兴奋,有的监生失落,然而在这其中还有一个人则是崩溃,那就是一心寻求庄子邮票的律学监生,在他的手中的邮票赫然是是一副山水画。

    “怎么会这样?这还是邮票么?邮票不都是诸子百家么?”律学监生拿着手中的山水邮票怒吼道。

    驿卒看着暴怒的律学监生,嘿嘿一笑道:“这位书生莫要生气,你所说的诸子百家的邮票乃是第一代邮票,现在已经停止刊印,你手中的山水邮票乃是驿站发行的第二代邮票,乃是我朝最为顶尖画师阎立本的天下名山系列。

    “谁要天下名山系列,我要的诸子百家!”律学监生抓狂道,他就差一张老子就可以集齐一套,却没有想到驿站竟然停产了。

    “那你可要抓紧了,如今诸子百家的邮票停产,用一张少一张,到时候你想要就没有了。”驿卒意有所指道。

    律学监生不由心中一动,当下一咬牙,立即在国子监中,放出风声,愿意出两文钱求购一张老子邮票,然而却没有人愿意出手。

    随后的几天,随着第一代诸子百家系列邮票停止刊印之后,整个长安城顿时掀起了集邮的浪潮,诸子百家的邮票价格直接水涨船高,尤其是整套的诸子百家系列其价格直接翻了五倍,依旧供不应求。

    而且这个风气直接从长安城向大唐蔓延,整个大唐很快掀起了集邮之风。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