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章 驿站利弊

    墨唐正文卷第八百八十章驿站利弊“吾等参见陛下!”

    第二日早晨,太极殿百官云集,李承乾带领百官行礼。

    李世民出游两个月有余,如今归来,自然百官都要前来觐见,就连一向不参加朝会的墨顿,也得乖乖的前来等候。

    “诸位爱卿请起!”李世民朗声道。

    “多谢陛下。”百官起身站定,看到熟悉的李世民的身影,原本太子监国的生疏感顿时一扫而空。

    李承乾太子监国的时候,他们需要顾虑的事情太多,李世民在位,他们只需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即可。

    “启禀父皇,儿臣有本奏。”百官站定之后,李承乾率先出列道。

    “准!”李世民淡淡的道。

    李承乾道:“父皇离宫之时,曾经让孩儿监国,如今父皇已经归来,还请父皇收回孩儿监国一职。”

    李承乾此进奏可以说是恪守本分,李世民已经回宫,他配合移交监国一职也是顺理成章。

    李世民摇摇头道:“此事不急,朕命你监国,最大的原因就是锻炼你的处理政务的能力,如今你监国两月有余,让朕看看你的成绩如何?”

    “还请父皇考核!”李承乾心中一突道。

    李世民环视众臣,缓缓道:“监国一职,乃是确保朕在离京之事,朝堂运转正常,三省?”

    李世民将目光投向百官为首的房玄龄,房玄龄躬身道:“启禀陛下,太子监国期间,三省运转一切正常。”

    魏征和长孙无忌纷纷点头,称赞李承乾监国期间的表现。

    “六部呢?”李世民不可知否的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礼部侍郎令狐德棻朗声道:“回陛下,礼部运转一切正常,如今天气转冷,之前派往西域的使节也已经纷纷踏上归途。”

    “刑部在太子见过期间并无一件冤假错案,也未有以权徇私枉法之举。”李道宗郑重道。

    “民部之中,各部的钱财都已经拨付完毕,国库更有不少结余,全赖太子殿下调度有功。”戴胄硬着头皮道。

    国库之中之所有有结余,就是因为李承乾改革驿站之后,国库不再拨付大量的钱财来填补驿站这个无底洞,这部分钱自然就剩下来不少。

    “哦,没有想到太子竟然也有如此理财的才能。”李世民状似无意的看了李承乾一眼道。

    “太子殿下何止有理财之能,而且简直就是财神下凡点石成金,竟然让原本亏损钱财无度的驿站日进斗金。”

    “太子殿下一力主张改革驿站,每年为朝廷节省数万贯的钱粮。”

    “更难得的是,驿站通信为天下百姓送信,让天下百姓免遭思念之苦,可谓是仁政呀!”

    “臣等离家多年,已经很久没有回到家乡,昨天还接到了家中亲人的书信,实在是喜不胜收。”

    ………

    一时间朝堂之中对于李承乾改革驿站的称赞之声,这其中自然有真心夸奖,也有不少不怀好意的捧杀。

    然而众人越夸奖,李承乾心中越是不安,要知道他改革驿站可是没有经过李世民的同意。

    “哦,竟有此事?”李世民状似惊奇道。

    李承乾心中一慌,连忙出列道:“孩儿正准备向父皇请罪,此次驿站改革孩儿未经过父皇的允许,又加上擅自免职驾部郎中,还请父皇责罚。”

    李世民看到李承乾恭谨的样子,不知怎么回事竟然心中有些失落。

    他当年像李承乾这么大的时候,可是已经开始骑马打天下了,然而李承乾却越来越一副老持成重的样子。

    相比之下,他更喜欢墨顿那小子的鲶鱼属性,到哪里都能搅的天翻地覆。他虽然不停的帮他墨顿在后面兜底,对他更是连罚带坑,心中却没有一丝生气的意思,反而别有一番滋味。

    李世民意兴阑珊道:“太子何罪之有,朕临走之时就曾经将天下托付给你,没有军国要事一言而决即可,你改革驿站也是出于一片好意,为了解决朝廷财政负担而且颇有成效。至于驾部郎中之事,其既然称病告老,那就朝廷多加赏赐即可,不可让老臣寒了心。”

    “臣等多谢陛下的爱护之心。”一些老臣躬身感谢道。

    然而一些重臣却心中不由若有所思,李世民如今虽然全力维护李承乾,但是一个强大的太子又需要处处维护,就像墨家子一样,每天敲打一遍都不嫌多,又岂能还去维护。

    李世民越是维护李承乾,众臣越是知道李世民对如今的李承乾还不满意。

    李承乾自然也察觉了到了这股异常,不由脸色难堪了几分。

    墨顿不由叹息一口气,李承乾还是自信不够,畏首畏尾,他拥有如此大功在手,却因为罢免一个驾部郎中而负荆请罪,如此患得患失,又岂能让李世民满意。

    很快这场大朝会都在百官复杂的心思中结束,随着百官退下,而作为太子的李承乾却被单独留了下来。

    “你可知道我为什么单独将你留下。”李世民昂然起身,不怒自威道。

    “儿臣愚钝,还请父皇指点。”李承乾垂首道。

    李世民冷哼一声道:“驿站每年靡费颇多,你以为用驿站为天下百姓通信的奏折自古以来没有提出来么?然而却没有被历代王朝所接受,你可知道为什么?”

    “儿臣不知!”李承乾老老实实的摇头道。

    “其一,之前的奏折大都是侃侃而谈,根本空无一物,并无切实可行的计划,他们可没有你这么好的运气。”李世民意有所指的看了李承乾一眼道。

    李承乾有屡出奇计的墨家子出谋划策,算学独步天下的沈夫子求其规划蓝图,有着丰富转运经验的苏定方为其奔走四方,驿站改革已经有了成功的基础。

    李承乾不由心中一紧,顿时知道自己的举动都被李世民看破。

    “孩儿居墨顿之功为己有,还请父皇责罚!”李承乾连忙请罪道。

    “你是太子,乃是未来的储君,采纳臣子的主意本就是天经地义,也是他们的荣幸,当然功过自然也由你一力承担,你让朕没有失望的是,牢牢的抓住了这次机会,就连朕也不得不说,驿站之事你做得不错。”李世民感叹道。

    邮票制度可以说是神来之笔,一个集邮之风让驿站通信火爆大唐,可是单凭送信根本维持不了驿站的开支,而且增加了这么多的驿卒送信,更又是一笔巨大的开支,弄不好恐怕还会开支更大,这也是历代王朝没有选择驿站通信的原因。

    但是再加上墨刊和儒刊这两个现金流,顿时形势立转,驿站的收入一下子暴增了不少,这才堪堪维持驿站的收支平衡。

    “这些当不得父皇夸奖,是孩儿侥幸而已。”李承乾得到父亲的肯定,竟然有种鼻头一酸的感觉,他并非不知道自己一力改革驿站的风险,但是他依然如此之做,不单是为了在众臣面前证明自己之外,还有一个就是希望得到李世民的肯定。

    “然而就算之前驿站通信亏钱,却可以在天下百姓心中落得一个好名声,你可知道历代王朝为何依旧无动于衷。”李世民话语一转道。

    李承乾不由一顿,愣在那里。

    “那是因为此事有利于天下,但是却唯独不利于皇家。”李世民语出惊人道。

    “啊!”李承乾豁然一惊,不敢置信的看着李世民。

    李世民淡淡的道:“你以为天下帝王每年花费巨额财富是为了什么,除了军事和平时输送公文之外,驿站更能为帝王收集天下信息,每当天下有大事发生,最先得知的必然是历代帝王,吾等则可以从容的调动指挥,甚至可以再其他地方没有反应过来消灭隐患。”

    “如今驿站为天下百姓送信,更是兼任输送报刊之任物,虽然为朝廷减轻了压力,却让通信大为便捷,皇家和官府的信息优势荡然无存,如此一来,一地出事,天下皆知,甚至会引起偌大的恐慌,这个后果你可曾想过!”

    李承乾心中不由一慌,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一直为之骄傲的驿站改革竟然会有如此漏洞,自己的好心竟然办了错事。

    “既然如此,那儿臣就上折自罚,废除驿站通信之事。”李承乾一咬牙道。

    李世民哈哈一笑道:“这你就错了,那是历代王朝,而我大唐则不然,如今我大唐四海臣服,国内一片盛世,又岂会在意那一点点流言。而且为父再教你一个为君之道。”

    “儿臣洗耳恭听!”李承乾虚心道。

    “作为一个帝王,最为忌讳的就是朝令夕改,有时候,哪怕是错的,我们也要错下去。”李世民目光深邃道。他作为一代帝王,自然不相信一个驿站能够动摇大唐的统治,也有这个心胸接受驿站通信的事实。

    李承乾凛然道:“儿臣受教。”

    然而李世民只说出了驿站通信对皇家的危害,然而却没有说出他之所以支持驿站改革的真正原因。

    虽然袒护李承乾是其中的原因之一,然而更多的是无奈,如果是之前,他定然和历代帝王一样,维持驿站的现状,然而自从最近几年以来,在墨顿的不懈努力下,大唐的赋税虽然连年上涨,但是国库越来越缺钱,根本不够用。

    治理黄河、修建砖路,以及正准备修建的渭水大桥更是一个无底洞的吞金兽,而偏偏这些又是利国利民要事,不修建也不行。

    如此一来,将每年拨付给驿站的钱财省下就显得难能可贵了,这笔钱足以让朝廷可以办很多事情,不再捉襟见肘,这也是李世民最终同意驿站改革的真正原因。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