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2章 父皇,您也要投资吗?(求订阅)

    朱慈烺在皇极殿召开“新洲合众国项目投资人见面会”的消息传到长江对岸的南京城内,立刻就引起了轰动大明两府会议向来是保密的,基本不会有消息外泄,而这一次的保密工作也不知道是谁负责的,没两天就闹得满城风雨,整个南京城就没什么人不知道了!

    原来大明天子真的是当今天下最富啊!

    另外,这个新洲合众国到底是个什么国?为什么大明最富、大明首富,还有满朝的清官廉吏都踊跃的往里面投钱呢?

    而且从来都只听说过打天下,一刀一枪打出个花花江山。现在怎么还能投资投出一个江山来的?

    江山社稷是可以买到的东西吗?

    那么,投一个江山社稷到底是不是好买卖?

    现在是100万一个侯加一个什么元老这个门槛有点高啊!那有没有花钱少一点的项目?比如十万两买个“伯”,一万两买个“子”什么的?这个钱大家出得起啊!

    南京城内的地主老财资本家们的心思都活泛起来了!

    毕竟合众国项目是大明最富、大明首富领投的,在北京当户部尚书的大明二富多半也要投上一大笔,他们都看好的项目,还能投赔了?就算赔了,还能得一块土地,得一个爵位。

    南京城的平民百姓都知道的消息,住在南京内城秦淮河畔的仁寿宫(原来的大功坊和西圃)内的太上皇当也听说了。

    给他带来这个消息的是仁寿宫的总管太监庞天寿。

    “什么?他要在新洲合什么国的投三千万两银子?他,他哪儿来那么多的钱?他一年才三十万两金花银啊!”

    崇祯震惊了!自己当了十七年的天子,常常为了几十万两头疼的整宿睡不着觉,最后还因为没钱给儿子夺了大权。而这逆子掌权不过十三十四年,当年几乎是两手空空跑到南京的,这才多少年?怎么一出手都是几百万几千万的?

    庞太监苦笑着说:“老万岁,您还不知道吧?外面都传遍了,当今大明由最富、首富和二富,首富是郑芝龙,二富是沈廷扬,最富就是万岁爷了!”

    崇祯一惊:“最富?到底有多富?”

    “富得可以拿三千万两出来给皇长子投个合众国了,您说他又多富?”

    “可,可他的银子是哪儿来的?”崇祯还是想不通啊!

    庞天寿摇了摇脑袋,说:“虽然万岁爷的朝廷挺能搂钱的,可是万岁爷自己一年只拿三十万两,是一个铜板都不多曾拿的,而且每年都花得一干二净,根本没有什么结余”

    “那他是怎么当上最富的?”崇祯上皇虽然已经过上了荒淫无道的退休生活,但是他的年纪并不大,不过四十多岁,而且身体又好,思维还非常敏捷,所以依旧没有放下学习学习哲学、法语、数学、格致学和怎么当皇帝的学问!五门功课都很不错,妥妥的学霸啊!

    可是学霸崇祯的智商虽高,但是财商却很低,别说学会朱慈烺敛财的本事了,看都看不明白!

    要是能明白一点,他也不会跟庞天寿讨论朱慈烺怎么就变成大明最富的问题了。

    “这,这,这奴婢上哪儿知道啊?”庞天寿当然不知道了!

    虽然明朝皇帝经常需要依靠太监敛财,但是太监本身也没什么财商在文官集体不作为,勋贵全都躺倒不动,皇帝本人又长于深宫,根本不通财务的情况下,太监就是唯一可以替皇帝去刮钱的人了。

    可是真正会刮钱,会经营的人,又有多大的可能成为太监呢?

    比如那个魏忠贤二十七八岁时穷得没活路,只好把自己阉了入宫当太监,这样的人能是理财高手?天启皇帝只能靠他去搂钱,本身就是个悲剧。而崇祯连个魏忠贤都没有

    可郑芝龙就厉害了,一样出身微末,白手起家,二十七八岁时已经是大明首富了,家里的钱比户部还多,要敛财就得找这样的人啊!

    “庞伴伴,摆驾老山宫!”想来想去崇祯上皇终于做出了一个看上去挺英明的决定去老山宫问朱慈烺吧!

    放着现成的大明最富不去问,和一太监较什么劲儿?

    由南京城内的仁寿宫出发,坐上龙舟,由秦淮河入长江,过江后到浦口的御用码头,再换上四轮马车,一路往老山宫去,水路有二十七八里,陆路有三十几里,总共六十多里地儿。

    崇祯是上午出发的,抵达老山宫的时候正好赶上吃晚饭。

    朱慈烺本来在庞家花园和玛丽.曼奇尼一块儿“练习法语”,听说上皇来了,也只好把小洋马的“法语课”丢一边,走甬道回宫,然后让人在燕山殿摆了酒菜,还拉上吴三妹、郑茶姑两人一起作陪。

    也算是其乐融融的一席皇室家宴。

    赶了一天路的崇祯上皇早就饥肠辘辘了,坐下来后先吃了点饭菜垫饥,然后才放下碗筷,开门见山地问:“皇儿,朕听说你花了3000万两银子在新大陆投了一个合众国?”

    朱慈烺笑着点点头,“是啊!父皇,您那么急着从南京城过来,是不是也想投一点银子?一百万两一大股,您打算投几大股?”

    原来投资新洲合众国是有门槛的,最低投资就是一百万两!往上也是一百万两一跳,一百万一股,投两股就是两百万了

    “一百万”崇祯皇帝瞪了下眼珠子,“朕没有那么多钱!而且朕来老山宫也不是为了投钱,而是想问一问,你哪儿来那么多的钱?三千万两啊!皇儿,你一定得给朕说清楚了!”

    朱慈烺笑了起来,同时目光还从自己的两位后妃面目上扫过,将两人的表情都收入眼底。

    吴三妹面带忧色朱皇帝有多少家底,她是知道的。三千万之数肯定不止,一个小目标都挡不住!

    但那是资产,不是现金!主要是由皇家商会持有的南京、上海、武汉、扬州的土地和商铺,盐商行、海商行的股份,南京铁厂、炮厂、船厂的股份,还有上海、南京、武汉三处交易所的股份,还有几条收费的运河,几十个收费的码头,还有一些学校的股份。林林总总加起来,一个亿肯定是有的,可是要朱皇帝一下掏出三千万现金,那可就不容易了恐怕得变卖许多资产,说不定还要举债。

    花那么多的钱替朱和壕“买国”,吴三妹能乐意?

    至于郑茶姑则是乐呵呵,笑嘻嘻的模样她现在有三个儿子土豪儿有了去处,还有两个儿子可以虎视太子之位呢!

    “茶姑,你说吧,朕哪儿来那么多的钱?”朱慈烺看她挺高兴的,干脆就把难题出给她了。

    郑茶姑一愣,“陛下,您要妾说?可是妾不管皇家商会的事儿啊!”

    “但是你知道!”朱慈烺看着郑茶姑,“这几年你在藩债、国债、土地券,还有米面交易上可赚了有几百万吧?朕的那点财计,都快让你学完了,你会不知道?”

    什么?郑茶姑已经赚了几百万了?

    崇祯和吴三妹都惊了一下,他们虽然知道郑茶姑挥金如土,可是却不知道郑芝龙给郑茶姑的钱没那么多,郑茶姑撒出去的钱,大部分都是她自己投资赚来的!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