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3章 皇帝圈钱啦!(求收藏)

    郑茶姑赚钱的办法,当然是和朱慈烺学的!

    这女人绝对遗传了“郑超人”赚钱的脑子,凡是钱生钱的知识,她是一学就会,一会就精,而且还能活学活用。这脑子连朱慈烺都羡慕他当年要有这头脑,早就是超级富豪了!

    而朱慈烺也乐意教她,纳她为妃之后,就一直在传授她“变钱之法”,而且还会和她讨论皇家商会的事儿。

    再后来看她有理财和经营的天赋,干脆让她帮着审查皇家商会的账目

    “那,那妾就说了”郑茶姑看了眼脸色铁青的吴三妹一眼吴皇后的脸丢大了,不知道郑茶姑会赚钱也就罢了,可她连郑茶姑有钱都不知道,真是太丢人了。

    “说吧,说吧。”朱慈烺笑着,“说说朕的三千万两银子在哪儿?”

    郑茶姑说:“陛下没有三千万两银子!就算能东拼西凑拿出来,也不会都拿出来投给合众国,因为需要投钱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没有?”崇祯上皇的眼珠子瞪得更大了,“难道投钱开发新洲合众国之事是子虚乌有的?”

    朱慈烺笑了笑:“新洲合众国怎么可能是子虚乌有的?那可是咱们大明国祚可以再传个二三百年的凭借啊!”

    说着话,他又看了一眼吴三妹,然后又道:“权贵是狼,百姓是羊,天下的田土则是草。狼多羊少,群狼必然会为了争夺更多的羊而闹出乱子。狼多羊多,草就不够吃了羊没有草吃,就只能吃肉!先是群羊相噬,然后就是牙尖角利的凶羊和狼争夺天下了。

    而要解决狼、羊、草之间的矛盾,就只能向外开拓,得到一片可以放牧群羊的广阔草场。这样就能把没草吃的羊和没羊吃的狼都送出去,大明江山也就能安稳了!”

    后世有一部分历史学家将中国的王朝周期律和人地矛盾挂钩,未见得完全正确,但是在朱皇帝看来是有道理的。

    绝大多数的中国老百姓最关心的就是吃饭问题!“不自由,毋宁死”可不是中国人的理念。所以中国历代封建王朝的“底层资产”,其实就是粮食!

    只要粮食多的吃不完,封建王朝的反动统治总有办法可以维持。

    所以大明这个专制王朝能够再传承多少年的关键,绝对不在南京、上海的资产阶级,也不在北方的几个“包干藩镇”。而在有没有办法把饥寒交迫的人们都送去新洲合众国大口吃肉这不仅是羊的问题,而且还是狼的问题!

    如果没有一个放狼的地方,专制王朝怎么敢放开了养狼?那肯定得把狼养成宠物狗啊!

    可要是大明王朝有半个或小半个新大陆可以放狼,而且也需要在浦口和老山成长起来的群狼去那里和英格兰狼、法兰西狼、西班牙狼、德意志狼互咬,那就不需要把狼养成狗了。

    有了一批在新大陆和西洋群狼撕咬过的浦口狼、老山狼,大明中央的武力就能长久的维持住。

    中央武力有了保障,北方的藩镇也就恭顺可用了。

    狼、羊、草三者的关系,崇祯上皇已经明白了,可是他还是不明白朱慈烺的三千万两是怎么回事!

    “到底有没有投三千万呢?”崇祯上皇追问道。

    “当然投了,”郑茶姑说,“但只有百分之五是用银子投的,也就是一百五十万两,剩下的都是用信用和理财之计投的,不一定要拿现银出来。”

    朱慈烺投的三千万两是认缴资金,认缴资金是不需要马上实缴的。而且实缴资本金也不必是现银,也可以用土地、实物、知识产权等评估作价后充抵。

    另外,在认缴和实缴之间还有一个过程。这个过程的长短,是可以由股东进行协商的,底限是发生债务纠纷或清算时必须缴足认缴资金。

    也就是说,三千万两的认缴,只是朱慈烺新洲合众国承担的有限出资义务。

    崇祯和吴三妹两人眨巴着眼睛,还是不大明白。

    郑茶姑继续解释道:“一亿两只是认缴本金,并不是实缴本金,真要是实缴那么多也花不了啊!新洲虽大,但是距离遥远,投钱开发的过程必然慢长。所以有五百万两实缴的资本,就能把局面支撑起来了。”

    “五百万能用多久?”崇祯上皇问,“花完了不还得实缴?”

    郑茶姑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看着朱慈烺。

    “说,继续说。”朱慈烺笑着。

    郑茶姑这才继续往下说:“五百万花完以后,还有三个办法可以筹钱,一是让股东再实缴一部分资金;二是向银行借贷;三是发行小股!”

    “发行小股?什么意思?”崇祯追问。

    “当然是让士绅豪商们掏钱了!”郑茶姑道,“现在出钱的都是克难勋贵,没有爵位傍身的富豪是没有资格投钱的。等到新洲合众国的局面起来一些后,就可以向平民富豪募集股份了,到时候就是小股了。比如一万两一股或一千两一股,一百或一千小股略相当于一大股。

    小股不能送侯爵,但是伯爵、男爵、子爵还是可以送的。小股东不能世袭元老,但还是可以成立个议政会让他们推选议员。至于土地,则可以根据股份多少授予。

    有了这些好处,募集个几千万到一亿两的小股,应该是不成问题的。而小股必须马上实缴”

    崇祯上皇和吴三妹都惊讶了。

    这是空手套白狼啊!

    这哪儿是皇帝,这简直就是奸商啊!

    看到崇祯和吴三妹惊讶的表情,朱慈烺笑着道:“这都是茶姑说的,朕可什么都没说!”

    吴三妹蹙着秀眉,认真地看着郑茶姑:“茶姑妹子,这话在家里说说就行了,可不能外传要是让别人知道皇家这么干,怕就没人肯往新洲合众国投银子了!”

    听了她的话,朱慈烺忍不住就是一声叹息。三妹什么都好,就是不会理财啊!但愿朱和幸别和她一样

    吴三妹回头看了眼朱慈烺,又看了看郑茶姑。

    茶姑说:“皇后姐姐以为能拿出一万两银子买一个小股的那些商人会不知道陛下没有缴足认缴资本?而且陛下也不会出假账蒙人,一定会说得清清楚楚。”

    “知道他们还会投银子?”吴三妹问。

    “会啊!”茶姑点点头,“一定会抢着投钱的!”

    “为何会抢着投钱?”崇祯问。

    “因为稳赚不赔啊!”郑茶姑道,“虽然皇家一时没有缴足认缴资本,但是新洲合众国的土地、山川、港口、物产都是实实在在的这些资产如果一一折现,就不是几亿两银子,而是几百亿两银子了。现在可以出个万余两,就能拥有新洲合众国的几万分之一,当然是稳赚不赔的。

    稳赚不赔的买卖,当然要抢着投钱了,投到就是赚啊!”

    投到就是赚?真有那么好的事情?崇祯上皇心思转动起来了,他还有一点私房,要不也投进去?投进去多少赚一点,以后用起钱来也可以宽松一些。

    吴三妹则有些埋怨的看了朱皇帝一眼,稳赚不赔的好买卖,你怎么就不让吴三辅投呢?不行,回头一定要好好说说,必须得让三辅投钱,至少投五十万两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章